咨询QQ:1184887

教育书院

为社会发展注入青春动力(青春派)

2019-01-13最新报道, 本文报道了有关好医生医学教育中心网内容,以及甘肃省省级教育类期刊为社会发展注入青春动力(青春派)等实时方面的文章;

核心阅读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参与总体水平较低,需要鼓励他们多参与社区活动,培养其对社会事务的关切


前不久,共青团中央发布了《中国青年发展》蓝皮书(以下简称《蓝皮书》),对大学生、新生代农民工和新兴青年群体等进行了调查分析,为我们展现了当下年轻人在社会融入和社会参与方面呈现的新面貌、新风尚。

到留守儿童学校爱心支教,为偏远学校设计箱式学生宿舍,帮助果农打通猕猴桃的网络销售渠道……如今,每到暑假,参加高校组织的“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为农村带去文化、科技、卫生服务,成了大学生们假期生活的“正确打开方式”。

吴行参加的实践活动,叫全国大中专学生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因为该活动开展较为普遍,教育学院,已成为当代青年大学生受教育、长才干、作贡献的重要一课。

“对于在校学生来说,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是他们融入社会的重要方式。”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保中说,大学生主动走出相对狭窄的校园,在实践中接触社会,亲身体验基层的生产生活,有助于他们全面、理性地看待社会发展的现状和现实社会问题,有助于唤醒大学生内心深处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2015年,海南团省委组织大学生为1405名村民培训互联网技能,帮助农户建设和运营了434家网点和微店,有效打开了农产品的销售市场,提高了农户的收入水平。

对此,刘保中建议,大学生在选择社会实践项目时,应多从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具体问题人手,努力贴近社会生产和群众生活的第一线。“高校也要全力支持大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推动学生社会实践成果的转化和推广,激发在校学生了解社会、走入社会的积极性。”刘保中说。

今年27岁的农民工李秋健已经在北京打工快10年了,家装、货运都干过,“每天除了干活,就是吃饭和睡觉,时间一长就想换个工作,找找新鲜感。”在李秋健看来,只有小区业主才能参加社区举办的各种活动。

《蓝皮书》报告显示,新生代农民工社会参与总体得分为59.2分,低于其他劳动力群体,甚至低于老一代农民工的62.1分。“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交往、社区关系和社会组织参与状况都处于较低水平。”报告撰写者、中山大学教授梁玉成说。

“轮休的时候我喜欢躺在床上,用手机和哥们儿聊天或看看新闻,遇到有意思的事情我就评论两句,反正在网上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在京务工的23岁湖南籍小伙王勇说。

《蓝皮书》认为:新生代农民工可以通过微博、博客、论坛走向公共空间,参与公共问题的讨论,还可以通过QQ、微信等即时通信软件维持异地关系网络,新媒体的广泛运用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参与途径。

新兴青年群体:在融入与参与中实现价值

28岁的黄鸣在北京经营一家街舞工作室。“我们会定期组织学员去为留守儿童义演,免费教孩子们跳舞,帮助他们提高艺术审美能力和身体协调性。”黄鸣说。

“新兴青年群体对社会组织兴趣浓厚。”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廉思认为,新兴青年群体参与社会组织的类型多为兴趣型、行业型和志愿型,他们希望在融入、参与的过程中满足自己的兴趣爱好,实现自身价值。

在廉思看来,这种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是一件好事。“主动融入社会,参与社会建设,有利于新兴青年发现自身的社会价值,树立更积极的心态去面对未来的挑战和困难。”廉思说。

廉思认为,可以从两个层面帮助新兴青年群体更好地融入社会。在物质上,可以在社区或办公楼搭建更多的公共空间,组织更多的公共活动,给年轻人提供更多的社会参与机会;在精神上,则要给年轻人做更多的心理疏导,引导他们打开心门,接触社会,关心国家大事。“对于年轻人而言,融入社会既是给社会作贡献的过程,也是一个了解自己的过程。” 廉思说。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13日 05 版)